我要草MM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家庭乱伦» 娘的肉體

娘的肉體
发布时间:2019-08-08 02:00:40   浏览次数:414

(1 )

自從父親死後,娘就獨自撫養她的我長大,雖然附近的鄰居一直勸娘改嫁,

但娘卻怎麼也不肯,所以娘一直過著相當的苦的日子,直到她我我漸漸的長大,

娘才漸漸的減輕負擔



或許是我們母子相依為命的關係吧!長大後的我還是相當的黏著娘,就算已

經十六歲了的我,每天晚上還是喜歡跑去跟娘一同擠在一張床上睡,而娘一直以

為我是因為沒有的父親所以才特別喜歡黏她這個做娘的,所以也不以為意的答應

了。



剛開始我還只是靜靜躺在媽媽的懷?睡,但漸漸的我開始對娘的豐滿的肉體

起了興趣,一開始我只是將手伸進娘的衣服?撫摸著娘的雙乳,不久我就要求娘

脫掉身上的衣服,讓我吸吮、玩弄乳房。而娘也因為我沒有了爹,所以相當的疼

我,對於我的要求她也會儘量的來滿足我。



因為對娘來說,這只是男人的通病,不管是多大的歲數了還是總像小孩一樣

喜歡吸吮女人的乳房,就像我的爹一樣,還沒死時也是天天吸吮著她的乳房才睡

著。慢慢的我又不滿於吸吮娘的乳房而以,我對娘的陰戶也起了興趣,於是開始

要求娘脫光衣服,好讓我看個、玩個夠,起初娘不肯,但後來經不起我苦苦的哀

求之下,娘只好答應我,但娘卻不肯脫掉褲子,只肯讓我的手伸進她的褲子?玩

著她的陰戶,而我也不時的拉著娘的手伸進自己的褲子?,讓娘的手玩著自己的

雞巴。



當娘第一次握著我堅硬、粗壯的雞巴時,娘才知道原來我已經長大了,慢慢

的在我靈巧的手指玩弄之下娘也達到了快感,所以不知不覺的娘也喜歡讓我玩著

她的陰戶,最後我們母子倆也不知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更不知是誰先動手脫光對

方的衣物,母子倆每天晚上總是脫光了身上的衣服在床玩著對方的性器直到累了

才睡覺.



當然我也曾經要求過娘要和她乾穴,但娘卻死也不肯答應,最後我只好偷偷

的趁著娘不注意時,握著自己的雞巴在娘陰戶上的穴口上磨,但每當我準備將自

己粗大的雞巴插入時,總讓娘給阻止了!



雖然娘也知道再這樣繼續和我玩下去時,總有一天會出問題,但她也沒辦法

阻止了,更捨不得阻止,因為她也喜歡讓我玩弄而達到高潮的快感。



今天我們母子倆像往常一樣的躺在床上玩著對方的性器,唯一不同的是我早

已脫光了衣服,而娘則光著下半身,但她的衣服還穿在身上,只不過是被拉開吧!



我像往常一樣趴在娘的身上,我張口含著娘的乳房不停的吸吮著,手則在娘

的陰戶上搓揉著,慢慢的我趁娘迷網時整個人都爬上娘的身上,當我的手握著雞

巴在娘的陰戶上不停的磨著時,



僅存的一絲道德觀念,使娘一手緊著濕答答的陰戶,一手緊緊的抓住我蠢蠢

欲動的雞巴,說道:「不可以,我,娘的身體,可以讓你玩、讓你舔,娘也喜歡

你那樣做,但你絕不可以將這個放進娘那?面去,萬一,把娘的肚子搞大的!你

叫娘怎麼出去見人?」



「好親娘,你難道看不出來?我老早就愛上你了!你知道我盼望這一天有多

久了?你就成全我對你的愛吧。早在你讓我吻你的那一刻起,你就該知道這種事

只是遲早的事,不是嗎?你難道不願讓你的情人疼愛你的身體?讓所愛的男人從



自己的身上得到最大的滿足,不是每一個女人所喜歡的嗎?親親,你就行行

好,讓你的我徹底的征服你吧。迎接我,你將會發現我對你的愛是多麼的熱切,

多麼的激烈。」



面對我火辣辣的求愛,娘既驚又喜,她原來以為這一切只是我的性欲作祟,

萬萬沒想到我早已將自己當成我的情人,而且正要求著自己的身體. 拒絕嗎?不!



自從丈夫死後的每一個冷清的夜晚已經讓她怕透了,而她更只是個四十二歲

的女人,是個正常的女人,她絕對需要男人的滋潤、憐愛。



娘手中握著我炙熱的大雞巴,像一道催命符,讓她忍不住的回想起那遺忘已

久的滋味。那被我調弄多時的陰戶,此時又偏偏不爭氣的蠕動著,似乎為自己的

膽怯而感到不耐。方寸已亂的娘,終於跌入欲念的泥淖,輕輕的歎了口氣,將頭

轉向一邊,不再說話。



我發覺娘原來緊抓住雞巴的手,已不再使勁,便知道娘親心?已經肯了,只

是礙于娘的身份,不敢放鬆手罷. 於是慢慢的撥開媽媽已經毫無力量的雙手,靠

近她的耳旁說著:「娘,別想那麼多,就讓我們當一回夫妻吧。」



就此同時我將在外徘徊已久的雞巴緊抵著娘的穴口不停的磨著,這要命的磨

擦,終於將娘最後的一絲道德防線磨掉了,原來阻止我的雙手,這回兒反而搭在

我的屁股上,又摸又按,似乎有意無意的摧促著我趕快進港,但我卻還是握著雞

巴不停的磨著她的穴口。



最後只見娘雙手掩住她那漲紅的臉龐,吃力的出聲道:「娘的小冤家,進來

吧,算我前輩子欠你的,只希望你永遠記得你剛剛說的話,可千萬別負了我!」



聽到娘這句話,我如蒙大赦,手腳也加快了,一時間,娘已被我剝個精光,

像個去了殼的荔枝。歲月並未在她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跡,吹彈得破的肌膚仍像處

女般散發出誘人的氣息,挺秀的雙乳令人垂涎欲滴,稀疏的陰毛讓陰戶顯得更脆

嫩,透過昏暗的燈光,我直盯著娘飽滿雪白的陰戶看著,我看到娘陰戶上含著些

許愛液的穴口,似乎正熱切的招呼著我快點進入似的。



久久未曾經歷這種陣仗,娘羞得用雙手掩住了臉,靜靜的等候親生我來受用

自己的身子,享用自己早已多時沒讓男人用過的騷穴,她覺得此時自己就像一頭

待宰的羔羊,而我就像一頭即將撕碎自己的野狼。當自己緊合的雙腳被人無情的

扳開時,娘知道那頭一絲不掛的野狼已經發動它的攻擊。就在她還沒反應過來時,

我那粗壯的身體已壓將過來,領受著迎面而來的混濁的氣息,娘可以感到我那股

灼人的衝動。



接近沸點的我挺著猙獰的雞巴,在娘的穴口急切的尋找戰場,一來心急,二

來生殊,使得我折騰半天仍然無法將自己的雞巴與娘的騷穴結合。依然以手遮著

臉的娘,一則疼惜我,一則擔心我走錯門路,硬是用那大家夥招呼自己的屁眼,

好幾次想出手幫忙我,奈何她仍然鼓不起勇氣抓著親生我的雞巴往自己的小穴塞,

眼看不得其門而入的我似乎開始為自己的笨手笨腳感到煩燥不已,娘突然想到一

個好法子,她想:「我這小冤家只不過是抓不準該用力的時機,好幾次都是過門

而不入,且讓我出聲引導我。」



於是,就在我再次將龜頭對準自己穴口的時候,娘輕輕的「啊!」了一聲,

這幾乎聽不到的一聲,在我聽來就像導航船的鳴笛聲,聰明的我馬上知道自己已

經找到通往生命之道的入口,喜不自勝的沈下屁股。順著娘滑不溜丟的淫水「滋」



的一聲,我的龜頭就擠開娘那已十多年沒人探訪過的陰道,一時之間我覺得

娘那緊湊的小穴緊緊的夾著雞巴,讓我有了趐爽的感覺,我忍不住的低著頭看著

自己的雞巴緩緩的插入娘肥美的小穴?,而娘一時間也覺得自己的小穴被我的大

雞巴稱的漲滿滿的,一種充實而麻癢的感覺襲上她心頭,小穴?的淫水也因雞巴

的原因而給擠了出來,這讓我更加的興奮.



我的雞巴沿著娘那似曾經遊訪過的小穴不停的尋訪、追擊,直到龜頭緊緊的

抵住娘的子宮. 我閉上眼睛享受著雞巴被娘淫穴緊緊包裹著快感,我感受到娘小

穴?的嫩肉不停的蠕動,那像怕我雞巴抽出似的不停的吸吮著的快感讓我爽的不

知自己是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