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草MM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家庭乱伦» 與母相愛的日子

與母相愛的日子
发布时间:2019-08-08 02:00:40   浏览次数:341

與母相愛的日子



媽媽名字叫做蘇美雪,她真可說是天生尤物,雖然今年37歲,但絲毫沒有歲月留下的痕迹,動人的長卷發,把媽媽的高貴和女人味完全演繹,同時也爲這個經曆曲折的女人增加了些許神秘感,讓她靜靜的散發光芒有如明星蕭薔的豔麗。而她也一直是我心中最愛的女人。記得漢高祖劉邦在不得志時曾說:『娶妻當娶陰麗華;爲官當作執金郚。』我雖不像劉邦那麽偉大,但我也希望〞娶妻能娶我媽媽;我倆今生共白頭〞。只可惜,我知道我對媽媽的愛是古代允許的,因此我滿腔熾烈的愛意一直都深藏在我心底。我知媽媽一直很孤單,有一段時間,情緒很低落,我知道這是因爲缺少愛造成的,因爲媽媽這個年紀的女人是離不開愛的。在我的內心深處。不過,我常常感到媽媽彷佛有一點憂郁。我們家的環境,比起其它的家庭還應當說是貧窮的,媽媽才有時候憂心,我會隱隱的聽見媽媽在她的房間里面偷偷地哭,我的心里就會很難過,我知道她 覺得很辛苦,所以我想盡一點我的能力,想要讓她開心一點。因爲媽媽的確是一個國色天香的好女子。



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的父親便因爲另有新歡而和媽媽離了婚,是媽媽獨立撫養著我。媽媽獨立支援一個家庭,日子過得相當貧苦,一家人親密無間。我倆因此培養患難與共、互相慰藉的感情,一直到長大后,仍未改變。



我從小就養成一個習慣:每天離家前都要吻一下媽媽的臉頰。現在年齡15歲,但每天仍然這樣做,大家都習以爲常。最近我發現,她看我的眼神有些異樣,格外明亮、親切,充滿一種我無法表達的神韻。每次吻她時,她身子有些顫抖,有一次她甚至摟住我的腰,要我再多吻她幾下。



還有一次,她甚至摟著我的脖頸,顛起腳尖,主動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一下。我自己也感覺對媽媽的感情與以前不同:我開始注意她的美貌和紅潤細嫩的肌膚,特別希望多吻她幾次。



世上沒有懷才不遇,只看你有否百份百爭取過。愛,並不是說說而已,它還要用實際的行動去表達、去體會。所以,爲了媽媽的



愛,爲了愛媽媽,我要改變,一定要改變!



爲了追求真正的愛情,我超越了世間的規范和常理。



在這個世界上,有一個將自己的全部青春無私的給予了自己至愛兒子的母親,她的明天將會是什樣的,她從沒有關心過。但她的兒子關心,因爲我知道,如果這是一場賭博,那我的母親正是在用自己的青春賭兒子的明天!



所以,我暗下決心,這場賭博絕不能輸!爲此,我也要參與這場賭博,我要和自己的母親一起把這場賭博進行下去,我也要用自己的青春賭母親的明天!──但上天會讓我們贏嗎?



從偷偷炒股到現在已經有一年了,開始,我還不敢用真錢買賣股票,只是進行模擬炒作。也許我天生就是炒股的天才,也許是媽媽多年來對我的嚴格教育,一個月的實驗期結束時,當我看到自己的模擬炒股的結果時,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於是,我毅然用媽媽平時給的零花錢作爲股本開始了實現理想的冒險。



可前些日子我用自己新拿到的身份證開了一個新戶頭后,卻因證券所打來的確認電話而露了馬腳。



媽媽顯然不贊成我炒股︰「蒼天,你可知道,炒股帶有太大的風險性,而且家中也不富裕,根本玩不起股票啊!」



我沒有辯駁,但當我將自己的銀行存摺拿給媽媽看過之后,媽媽一下子看到存摺上那 170萬時,也懵住了。也許炒股真的改變了我的性格,也就默許了。但她要我保證,炒股絕對不能影響身體和學習,而且還要多學一些金融方面的書──在炒股上,只有一時的運氣,不會有永遠的運氣。



我一一答應了。媽媽微笑著告訴我,其實媽媽知道我的想法,而且見到兒子長大了、成熟了、懂事了,她的心中也很欣慰。



也許別人會說是炒股改變了我,但我知道,真正改變我的不是炒股,而是媽媽,因爲我接觸得越多,越能體會媽媽的愛的偉大,她爲付出了太多、太多。我如果還要繼續封閉自己的心靈,我又如何對得起媽媽的愛呢。



「媽媽,這些年辛苦你了,讓你一個人撐起這個家。爲了我,你受了多少苦忍受了多少寂寞,我都知道。媽媽,我要你知道,我真的非常愛你,我會永遠和你在一起。」



我動了感情,深情的望著媽媽,而媽媽也很感動,眼中又留下了淚水。



而媽媽輕輕地對我說:「我知道你喜歡媽媽,從小就知道,可是你知道在正常的社會里,這種感情是不被接納的。媽媽願意給你信心和力量,你可以對媽媽做任何事情,只要你好。媽媽又何嘗不對你有特殊的感情,盡管這種感情超出了正常的范圍。因爲你童年時就開始充當媽媽的保護神。」



「不,媽媽。因爲有你。這個世界變的精彩,今生最幸運是愛上您這世界我什麽都可以失去,就是不能失去你。就是不能放棄你。什麽都可以不在意,就是身邊不能少了一個你。因爲我愛你!如果愛無法用言語來表達,我願意用生命來證明。因爲你是我心中最美麗的女神……」媽媽張開了嘴,讓我深深的吻下去。時間似乎停止,這漫長的一吻融化了相擁著的我們。



我們的唇終於分開,彼此喘著氣,媽媽的臉紅得像第一次接吻的少女。



我們凝望著對方,許久,媽媽在我耳邊像呼氣一般的低語說:「媽特別爲你噴了香水哦!」。



我忍不住又吻下去,媽媽輕笑著躲開,更忍不住伸手撫摸她的乳房,媽媽竟然不阻止,並且羞紅著臉向我說:「我的好兒子,不要著急,媽願意給你,媽的身體早就給你…不會食言的,不過對男人來說,每天性交的話,長久下來對身體不好,況且媽需要你是永遠,而不是短暫的,你能了解嗎?」



這一天,我和媽媽不停的性交,媽媽 了一次又一次,也因爲媽媽告訴我今天是安全期,所以也毫無顧忌的將精液射進媽媽的陰道里面,澆燙著媽媽的子宮,那個曾經孕育我的地方。媽媽大膽的淫叫聲似乎從沒斷過,喊出她所知道的所有淫蕩字彙,加上我的引導,更是淫靡到了極點。



這樣的女人,自己的親生媽媽,完全解放的性愛伴侶,我心里已經笃定,至極的性交快感全部在這里,我還求什麽天仙美女?



我們母子的性交,一直到晚上十點才告一段落,我們的淫液都快流乾了,梳發上,地板,媽媽和我的床上,到處都是淫亂的痕迹,尤其在我的床上散落著我和媽媽激烈性交后掉落的陰毛。



吃過點心之后我們母子相擁而眠。



第二天早上睜開眼睛的時候,我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副豐滿的臀部,穿著一件窄小的粉紅色三角褲,緊緊的包裹著中間凸起的肉片,肉片中間深陷成一條裂縫。



「哦…媽…早…安」媽媽用手不斷的套弄我的陽具,時快時慢,逗得我快忍不住的想抱起她大干一場。



看見媽反而閉上了眼,一副陶醉的模樣,接著用臉頰在我的陽具上摩擦,最后看她緩緩伸出舌頭,開始舔著龜頭,接著又張開口將陽具整個含進口中。



哇!好舒服的感覺,媽媽的嘴像吸盤一樣,上下的吸吮。



「滋…滋…」從媽媽的口中不斷發出吸吮的聲響。一會兒她又往下含住我的睾丸,時左時右的吸進吸出,沒幾分鍾我再也忍不住了,趁著媽媽又含住陽具時,一股精液射進了她的口中。



只聽到咕一聲,媽媽把它吞了進去,又在我的陽具周圍舔了乾淨,然后我們又是狂亂的性交以后才吃早餐。

特別新聞報告



2008年xx月10日,該日晚上6時15分出發的士,由41歲男性王xx司機駕駛,載著2名乘客從麗瑤邨駛往海天皇宮。於晚上6時30分左右,該輛的士於屯門公路的汀九高架橋近3號干線入口的慢線行駛,準備進入3號干線往大榄隧道。同一時間,一輛由53歲男司機李xx駕駛,並沒有拖有貨櫃的貨櫃拖架沿中線駛至。李聲稱因閃避尾隨快線切入的輕型客貨車而急速刹車 ,貨櫃拖頭向左失控與的士尾部發生碰撞,的士車尾的保險杆被扯脫,繼而撞向高架橋的護欄。雖然的士短暫停在高架橋邊,但最后車頭向地直墮35米下的汀九村山坡翻側??。的士損毀嚴重,2名乘客被抛出車外或被壓在殘骸之下。由於沖力猛烈,的士司機和1名乘客當場死亡,另外李在醫院搶救無效中身亡。



「爲什麽?…爲什麽?…爲什麽老天要這樣捉弄我?」



我趴在一張醫院的病床旁邊不停的哭喊著。



「我們不是說好要一起走下去的嗎?我們不是說好要永遠在一起的嗎?我們不是說了好多好多的夢想嗎?…爲何你先離我而去了?…爲什麽老天要開這種玩笑給我?…」



在病床上躺著的是媽媽,真可說是絕色美女,正值她人生中最



燦爛的一段時光,可惜的是,配著她的,不是紅潤的膚色,而是無生命的慘白…



這時一名老先生走到我身邊。「你就別再傷心了…人死不能複生…我知道你很愛我女兒,我也一直將你看成我的兒子…發生這樣的事情,大家的心中都不好過,但我相信我女兒不會希望看到你這個樣子的…」



「我知道…我知道…但…我想先一個人靜一靜…我想多陪陪她…多陪在她身邊…她最怕到醫院了…她最怕打針跟看醫生…真像個小孩子…」我苦笑的說著。



「嗯好吧。那你自己的身體你也要顧好,知道嗎?」老人家知道是不可能勸我離開的,也只好讓他繼續留在她的身邊。



「我會的。你別太擔心。」我回答著。



就在老人家緩緩走出病房外,慢慢的將房門關上。



外頭的護士在看到老先生走遠后,便在一旁滴滴咕咕的咬起了耳朵。



「你知道那間病房的是怎麽一回事嗎?」



「不太清楚!你知道嗎?」



「嗯!那天就是我接急診的。」



「是喔!那到底是發生什麽事啊?你快說啊!」



「嗯!那天是大約十一點多的事吧,那時外面正在下大雨,突然就電話響起,說有救護車要送急診病人進來,結果載回來的是一名女子,好像是出車禍吧,不過沒什麽外傷,結果是脾髒破裂,在來不及搶救后,失血過多而死了。」



「喔!原來是這樣喔!那那個男子和剛那老先生是??」



「那老先生是女子的爸爸,而那男子像是她的兒子,不過好像在一起很久了,已經要論及婚嫁了,聽說好像就是在他們去挑完婚紗后,在路上被撞的。」



「啊!那不是很慘?」



「是啊!很諷刺啊!都已經要結婚了卻發生這種事…真的讓人很無奈…」



兩名護士說完后,也就各自去忙各自的事情了。



在病房內,我溫柔的握著媽媽的手,親親的在自己臉頰旁摩擦著。「你爲什麽要走?…爲什麽走的不是我呢?…你可知道我多希望能代替你嗎?至少我沒有父母要擔心啊!但你就這樣不管我和你父母就走了…不過放心吧!你父母我會好好照顧他們的。如果能讓你再起來看我一眼,抱我一下,就是要我死,我也甘願啊!」



在這個時候,病房的門悄悄的打開了。某位人士像是怕去吵到床邊的人,而刻意的減小自己的腳步聲。



這時我也像是發現了對方的到來,但,並不想將頭轉過去看對方,依舊默默看著床上的女子…



「醫生,我知道是你,咱們幾年交情的朋友了,你別擔心我,我只是想在今晚,再多陪陪她…放心吧,我會顧好我自己的身體的。」



我頭也不回的說著。



「唉!…發生這事大家都不好過,這…大家都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我…我也只能說,如果連你也倒下,那大家真的會更不好受,你…那麽多年的老友了,我相信你也懂我的意思,我今晚值班,有什麽事你就請護士通知我一聲吧。」站在男子背后的醫生也頗爲無奈的說道。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改天,我們哥倆再好好喝一杯吧。」我仍是頭也不回的答著,能占據他目光的,只有床上那容顔了。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了,很快的,窗外的天空從午后的黃昏轉變成閃閃星空,房間之人的姿態卻不曾改變,這時,病房的門再度的打開了。



「是你嗎?放心吧,我沒事的,別擔心我,你沒事要忙嗎?晚上醫師不是應該要再尋一下房的嗎?」我依舊和下午的反應相同,沒有回過頭去。



「呵呵!這位先生,看得出來,你真的很愛她對吧?」但后頭傳來並非醫生的聲音,而是一種飄飄渺渺、空空洞洞,像是回音一般不真切的聲音。



我也發現不是好友的聲音,連忙轉過頭去。



我回頭一看,發現站在我背后的是一名身高不滿150公分的人,一張甜甜的娃娃臉,但卻有著不合稱的成熟眼神,一雙像是能看透人心的詭異雙眼。臉上雖然挂著微笑,卻有一種讓人不寒而栗的感覺。



身上穿著一套合身的西裝,露出在外的雙手,一手是如孩童一般的稚嫩,另一手卻是像百年老朽般的枯瘦,在在的讓人感覺整體的不協調感,但又有一種莫名的一體性。



「你…你…你是誰?」一同每個人碰到他的情況一樣,我結巴的問著每個人都問的問題。



「呵呵!你別太緊張,我是來幫助你實現你心中最希望實現的事情的人啊!我很清楚你現在最希望的是什麽。」 神秘人物說著。



「好!你說你知道我最希望的是什麽!那你就說出來給我聽啊!」我也不知爲何的吼著眼前之人,或許是本能之下,覺得不想被看透的關系吧。



但,再怎麽不想被看透,眼前這神秘人物仍舊緩緩的說出了他心中的願望。



「你現在希望的是床上這位你的媽媽能活起來對吧!另外你心中還希望能有幫助你的陽具渡過難關對吧!」



「你…你怎麽知道?」我本來聽到關於媽媽的事時,還不是那麽的驚訝,畢竟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但當眼前之人說出關於我陽具重傷的事情時,我真的嚇到了,畢竟知道的,就那寥寥幾個人罷了。



那眼前之人又是從何得知此事的?還是八卦新聞的狗仔隊?



「呵呵!你別太緊張!更不是那些無聊的狗仔隊!我說過了,我是來幫你實現願望的人!」神秘人物如同看穿了我的想法說著。



「你…你…你怎麽知道我在想什麽?」我更是討厭那種赤裸裸的感覺,更是不安的吼著。

「別那麽緊張,來,這是我的名片!請多指教!」神秘人物從胸前的口袋中拿出了一張黑色的名片遞給了男子。



「Ominous?!」我看著名片上方的名字念道。



「呵!一點也沒錯!我是人生交換公司的公關經理!很隆興能接到您這位客戶!」Ominous透露出詭異的笑容。



「人生交換公司?!不用付任何費用,即可交換想要的人生?!代價是人生的一部份?!」男子拿著名片,念著對於公司的簡短介紹。



「沒有錯!您念的都很正確!代價要人生的一部份是因爲我們會給您一個新的人生,但一個人不能同時擁有兩個人生,所以,您需要將您舊有的人生當做代價。」Ominous解釋著。



「嗯!好!我決定換!」聽完后,我馬上做出了決定。



「嗯!您不再考慮看看嗎?」Ominous說道。



「不了!反正沒有她的日子,跟死沒什麽兩樣!要是能換回她!要我付出什麽代價都行!」我十分堅決的回答。



「好的!那…您這邊請。」說完,Ominous回身做了個邀請的動作,將男子引導往病房門口的方向。



這時病房的門外,已不再是平常可左右轉的走廊,而是變成了一條向前行的暗紫色的詭異隧道,而四周的隧道不知是否是錯覺,感覺上好像有在做著蠕動的感覺。



當我跟著Ominous走出隧道之后,處身在一處十分古典的歐式茶房,上好精美的家俱和茶俱組,一壺清香的水果花茶像是剛泡好的放在桌上,如同主人早已預知今天會有人來一般,但這對我而言,已不是去在乎的事了。



「來!您請坐。這是上好的水果花茶。」Ominous替我拉開椅子並倒上一杯花茶,一杯看起來鮮豔似血的花茶。



「不用了,我只想趕快交換人生,趕快去陪她。」我並不領情的回著。



「呵呵!您不用急,因爲有些事情我要先和您說明一下。」Ominous不急不忙的說著。「就是關於您這件case因爲牽涉到一位已經去世的人,所以在某種程度上,可能會有些改變。」



「改變?什麽改變?變成不是同一個人?」我不解的問著。



「呵!這到是不會,只是因爲某些原因,需要將時間倒回一個月前,不然您的媽媽會記得她死亡的情況,而四周的人也不能接受。」Ominous回答著。



「是!這可以。但她這樣一個月后就不會死嗎?」我問道。



「是!您會記得一切,只要您記得當天的情況,不要讓照著同樣的情況再發生就可以了,也就是說是什麽原因讓她在那天會去那個地方,只要不發生那個原因就可以了。還有要用你自己的精神和內髒以及血漿換取她生命喔!」Ominous微笑的回答著。



這時的我顧著思考酌磨著那天的情況,並沒有看出Ominous這時的微笑是多讓人感覺可怕…



「好吧!那天她會去到被撞的地方的原因就是我和她求婚后,她去看婚紗,大不了過陣子再和她求婚就好了。」我最后也接受了這個條件。



「呵呵!本公司爲了表示歉意,所以在您得到您想要的人生外,額外多給予您做再生陽具,讓您能夠令媽媽性福人生,財色兩得。」Ominous說完便從身后拿出了份契約。



「請您看看這份契約的內容是否都能接受,如果都能接受,請再將注意事項的部分看一看,如果都沒問題,就請在這簽名吧。」



我看了看契約,覺得一切正確,就往注意事項看去。



『一、 顧客不可在交換過人生后又再來要求交換回原本的人生,交換后的原人生將爲本公司所有,本公司有著所有的使用權。二、此次顧客不可對其所愛之人始亂終棄。三、如有違背以上事情,則顧客需自行負擔所發生之責任與問題,而一切發生的責任和問題皆與本公司無關。』



我看了看,除了第二點有特別要求些什麽外,其他的都很正常,而想想自己都希望和她走一輩子了,而對她也沒什麽怨言,應該也是不成問題,一切看看后,便在簽名欄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及血手印。



「呵呵!很謝謝您的惠顧!那麽,就請您好好享受您的新人生吧。」



Ominous說完之后,我只覺得昏昏欲睡,就倒在桌上睡著了。



等到我再次醒來,發現自己是躺在套房的床上,立即確認日子,真的變成了一個月前。媽媽和四周人的反應都十分正常,沒有一個人有表現出曾有時間被倒回的樣子,一切都是那樣的自然,但我卻是當中最開心的人,因爲我記得這一個月來股市和國際貿易之間的大略變動,而我的戶頭當中,依然有100萬現金,這讓我更是開心,決定這一個月好好的用這筆多出來的錢來大賺一筆,這樣一個月內就能夠給媽媽一個更好的家庭。



聽到媽媽正在廚房做早餐。我輕輕走進廚房,偷偷的從媽媽后面猛然的親了一下她的臉頰。



出門前我仍不放過媽媽。媽媽如一個仙女一般同時更多的是展現她的成熟女人味



我再次將存摺從口袋中拿出,交到媽媽手中,懇求道︰「媽媽,你收下吧。這些年來,你辛辛苦苦的養育我,實在太累了。這些錢雖不是很多,但都是我自己掙來的。我相信,今后我會掙得更多的。媽媽,你以后就別再上班了。看看這 些年來,您白天要工作養活我,晚上還要給我做飯、洗衣,而且您還要教我學習,真的,您雖然還是那 美麗漂亮,但卻失去很多, 我長大了,他再也不會讓媽媽受苦了。」我的聲音有些震。這時我又把嘴貼向媽媽的嘴唇,媽媽閉起了眼睛,我壓在媽媽身上,我們唇貼著唇,就這樣靜靜的對持著,媽媽突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把舌頭吐向我的嘴里,我感到一股滑滑的甜甜的味道進來了,忙也把舌尖送過去,當我把舌頭送去接觸媽媽的舌頭時,她卻把舌頭收回去了,這更挑起了我的興奮,就把舌頭更深的送入媽媽的嘴里,終於碰到了媽媽的舌頭,甜甜的,我們甜蜜的吮吸著,兩根舌頭就這樣攪在一起……吻到我滿意爲止。媽媽答應我不上班了!



我站在媽媽公司樓下,拿著一束花等她下班。媽媽喜歡百合,我那束花里面有很矚目的純白百合花,我站在那里,西裝畢挺地等著她。那些來來往往的年青人都投以慕的眼光,到底這束漂亮的花是要送給誰的呢?



電梯門一開,媽媽和她的同事走出來。「哇!好漂亮的花!」發出驚異贊歎之聲的不是小慧,而是媽媽身邊一個女同事。媽媽只是微微笑,來到我身邊,拉著我的手,然后和她的同事說再見,匆匆把我拉出來。



「天,你呀,別這麽誇張行不行?我公司里面還有很多人過了三十沒結婚的。」媽媽責備我,但我可以看出她心里是很甜很甜,從她不經意露出甜蜜的笑容已經可以看出來。



「雖然是我的生日,但其實我們隨便慶祝一下就行了,不要那麽隆重吧。」媽媽挽著我的手,愛不釋手地摸著那束花。



她口頭雖然叫我別隆重,但她自已卻穿得很漂亮,最流行名牌(叫POLO吧)紅色格子襯衫和深棕色束腰長裙,她的腰細小,上圍下圍挺豐滿的,穿起這種衣服更襯托出她驕人的身裁。



百合花,只是第一個驚喜而已。很快她又得到第二個驚喜。



我們來到皇都五星級酒店里吃著燭光自助晚餐,是昂貴了一點,但是食物很美味,特別有媽媽喜歡吃的日本壽司和魚生。而且我大獻殷勤,幫她拿來食物,她只需要像淑女一般,靜靜地坐在那海景的位子上,欣賞著那黑漆漆里沖來的海浪和沿岸樓房發出閃爍燈光的夜色。



經過我們「大戰五回合」,已經吃飽了,我們靜坐在位子上,互相看著對方的臉。略加強眼部紫色眼彩,讓雙唇如麥芽糖般晶瑩透亮的唇蜜。腮紅選用橙紅色,淡淡地輕掃在臉頰兩側。在下眼睑內添加白色眼線,突出眼部的神采,讓他被你的氣場緊緊圍繞。著重睫毛的刻畫,讓睫毛豐盈卷翹。換上我爲她買的紫色镂空透視的紗裙示人,坐在我身上的她酥胸半露,搖身變成性感浪漫,看著她因坐下而掀起了一截的裙子,露出雪白光滑的大腿,勻稱的小腿襯托著高跟鞋顯得更加修長而迷人。氣質獨特而雅致的曲線造型,還有令人心動的羅馬領設計,轉身超性感的美肌露背,令人完全無法招架的背影,誘人動心不已,完全無法移開視線喔!



我伸手去解開她襯衫領口的鈕,使她的胸口更爲敞開,可以隱隱看見乳溝。



「天?這里是公衆地方,你莊重一點好不好?」媽媽推開我的手。



我從公文袋里拿出一個首飾盒,打開拿出一個閃閃白金底部還有一顆紅寶石項鏈。



「媽媽,送給你的,生日禮物。」我輕輕地對她說。



我走過去,把項鏈戴在她的粉頸上,那顆紅寶石落在她胸口雪白的肌膚上,和她那件紫色镂空透視紗裙特別相襯。我低頭在她脖子上輕輕吻了一下,感受她散發出的那香水的幽香……媽媽良久才說︰「謝謝,你真好。」說完就摟著我的脖子,張開嘴親吻我的嘴。